当前位置:荤裸看书网 > 总裁虐恋 > 印度超人国语版

因为我跟他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因为我跟他》。

卖肉场的折损数据很快就统计了出来,财产方面受到重创的自然是属于校产的整栋教学建筑,而对于学生来说,损失最大的则是生命。这次事件,直接死于柳条人之手的多达二百人之多,卖肉场从业者无一生还。这组数据在日后而言简直是死神的警示录,其他从事卖肉产业的夜店也为此收敛了很多,没人愿意成为这场屠杀的下个目标。

金石开面色一变,焦急地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个既然知道这把剑的底细,为什么还入手这种东西?你们知不知道在求道学院里不信邪是会死人的?”

没等成薇说完,她就发现了异样,徐灏的眼神里分明就没有欲(和谐)火,不仅如此,甚至居然有一丝劫后余生的恐惧,或者说那是后怕,这明显不是欣赏湿身诱惑的心态。的确,成薇心中所想是正确的,她的皮肤和身材确实不知引多少男生为之垂涎,但相比生死关头,谁还会在乎那一副胭脂皮囊,红粉骷髅?徐灏所在意的正是这个关乎性命的细节。当他扭头无意看到成薇雪白的皮肤时,一个完全不被人察觉的细节从脑海里翻滚出来,那个场景就在刚刚才发生:沈泽川缓缓抬起手,将手掌张开放到眼前细细地端详着上面大片大片褐色的尸斑,平静地说:“但是我更加确信,你们要找的人并没有这么容易死,因为我跟他的关系要比你们跟他的关系更直接!”

“抱歉,是我太幼稚了。”常飞白闻听徐灏这么一说顿时对这个黑市商人心生了好感,业界良心呀,这年头还有如此守职业道德的商人真是难得。

这个谐音为“只剩和谐”的怪名酒吧随着吴炜的死去再也不可能出现在求道学院的校园街道上了,吴炜的愿望就此完结,那些曾经被吴炜视同己出的同班同学们此时不但没有为吴炜的死站出来,而且还像是看戏似的围观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翘首向里张望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那些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承诺全都成了虚无的泡沫,在吴炜死去的同时全部化为了乌有。

常飞白恢复了一贯的平静之后并没有答话,而是歪着头,抬起手用手指点了一下太阳穴,随后猛地一转身,掌中法阵光芒一闪,卡隆入手。他并没有一枪解决掉金发女孩,而是迅速朝路边大片大片的灌木丛中开了一枪,伴随着铛的一声,金属碰撞所溅起的火花在那一刹那竟恍惚间照亮了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行动极快的黑影,在灌木丛生的绿化带中灵活地横向穿梭着,常飞白接下来的每一枪都点向这个黑影,然而并没有预想中骨断筋折的血肉横飞,收效却只是飞溅的火花。在旁人看来,那黑影绝对是刀枪不入的不坏金身,恐怕也只有铜筋铁骨才能挡下这些子弹吧。

石磊吸了口烟,悠悠地说:“《石总和小刚、小花的奋斗》。”

成薇辩解道:“我是女生嘛,我害怕,能有什么办法?”

“我的线人给我情报了,情况跟大家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复杂且糟糕得多。”徐灏脸色十分难看。

徐灏是个聪明人,他很清楚其中的利害,加上成薇也是个在权欲上很低调的人,狼众竟然也就得过且过地在旧货市场混了下去。9r联盟大概也看出了狼众一行人无心与之为争,便也在表面上给予了相当不错的慰问,心如明镜的大庄家自然也是装傻卖傻,一边做着感激涕零状一边卧在床上跟前来探视的诸多狼豺之辈表着忠心。

蔡东振闻听之后,脸上表现出一副十分惊讶的样子,反问金石开:“我?呵呵,我是信徒,怎么会杀生呢?”

不过虽然心里是越想越后怕,但是面子上还是要做足架势,于是尹太罗大声地喊道:“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操心,真塔玛能装,我还会怕你?”

楼外开始有人对破墙而出的巨大冰晶指手画脚了,喧哗声越来越大,成薇定了定心神,对沈泽川说道:“是呀,一切都结束了,可是……常飞白他……”

唐祯见金石开这么说,心下马上放松了许多,他并不全是因为金石开宽宏大量维系了表面上的一团和气,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终于得到了这两个人的支撑。都是久在生意场上混迹的半匪半商,蔡东振这条欲擒故纵之计也并非惊为天人的高明,凭他唐祯的斗大脑袋怎能想不出来,他要的真心不是两个人给自己出多么精妙的计策。

经过半天的试探性接触,长生莲的剑身开始发出了咔叭咔叭的声音,寒霜笼罩的也越来越厚重了,唐祯不禁凝眉一颤身型,慢慢睁开眼睛,面目狰狞地暗骂道:“特么的,居然又失败了!!”

不过他们四个人都低估了红鲳哥独道的眼力,因为他一年前就带在身边的大智囊闵远可不是个一般角色。即使红鲳哥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闵远也不会坐视不理,仅仅用一个叫腾龙的天道社外围成员和几个连名字都懒得问的小鱼小虾稍微从中顺势推了几手就借学生会的势力灭掉了风头正盛的火龙班。这件事让他们四个人也十分清楚地发现一个很痛心疾首的问题,那就是他们在低估红鲳哥这个手无寸兵的孤家寡人时,还高估了他们的凝聚力。

常飞白终于吐出一口闷气,叹道:“所以他的确是我的底,既然他如此靠得住,可是他为什么又要瞒着我呢?”

常飞展熟练地把玩和调试着这把手枪的各项结构性能,蔡东振也不理会常飞展低头专心致志地摆弄,从桌上端起一杯冰水喝了起来。只有常飞白目瞪口呆地看着哥哥,他不仅惊讶于常飞展对枪械的了解程度和精湛的调试技巧,更令他下巴掉在地上的是常飞展右手掌掌心一亮竟一下就让这支枪消失在手里了,而当常飞展将右手甩出的瞬间,闪光突然从他右手手掌连同那支手枪一起凭空迸出,双臂伸直像前方持握枪姿势的同时,这支手枪已经握在手中。反复几次类似这样的战备切换动作,常飞白和他的小伙伴儿彻底被震惊了,这画面已经不能用帅瞎狗眼来形容了,这也是他头一次如此直观地见识到哥哥的不可思议。

众人抬眼观瞧,声音的主人正是身材巨大魁梧的学生会主席——镇关神成恺!

“我也听说了,被杀的人好像是个高年级学生。”

“就这样结束了么……”可怜的拾荒者心中暗叹,它缓缓低下头,慢慢将双眼阖上,它渴望生存的权利,渴望变强的资本,它从来不曾想过要伤害谁,更不甘心就这样被分尸街头,它祈祷着能让历尽磨难的自己重获新生,祈祷着扭转乾坤。它暗暗发誓,倘若今天有人能救自己逃出声天,他日必倾尽一生之力,侍奉左右。然而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发生呢……

几堂课听下来,常飞白并没有真正听进去几个字,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神游,身边不少学生倒是极泰然地调整好了状态,时不时在书页和笔记本上来回圈圈点点写写画画着,听讲越来越投入,只是那种表情表现的有些夸张,如果用近乎狂热来形容的话也不为过,折让常飞白更郁闷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们呢?又或者是说他们是从哪来的这么高涨的学习热情?

依旧不是诗词歌赋,依旧有十分扎眼的涂改痕迹,依旧是专属于他自己的格言:贱者有份儿。

常飞白又是一阵惊讶:“你知道成薇的身份?”

看着这两个人各街斗嘴半天,常飞白终于忍不住打断了眼镜男生的话:“徐灏同学是吧,我是来敲暗鼓的,这个……”

为首的的赏金猎人见彭乐萱默认了,便继续说道:“雇主再三嘱咐大家,要保护好你的安全和隐秘,并且要我交给你这张字条,由于加密过,只有你本人可以利用意识读取上面的内容。”

常飞白不解地重复道徐灏刚才所说的那句话:“兑换打开卷轴的机会?什么卷轴?”

“校职工?”常飞白问道。

女孩的声音兴奋地在对讲机中答道:“终于来啦,天九哥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喂他颗糖吃的。”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因为我跟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9778818威尼斯官网|威尼斯官方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